红日药业(300026.CN)

揭秘以岭药业暴涨:两大顶级游资席位联袂炒作 高管减持过亿

时间:20-04-15 20:08    来源:金融界

其创始人、被称为“A股最富院士”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吴以岭的身家也随之暴增。

股价暴涨主要原因是公司旗下药品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可用于治疗新冠肺炎,而在4月14日午间,公司公告,连花清瘟胶囊、颗粒成为首个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的用于新冠肺炎治疗的药品,说明书中除原批准内容外,增加“在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的常规治疗中,可用于轻型、普通型引起的发热、咳嗽、乏力。”

复盘以岭药业今年来股价暴涨,小编梳理发现,以岭药业股东和实控人亲属也借机加快了减持动作。另外,一线游资积极参与炒作,如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银河证券绍兴营业部、中金公司北京建国门外大街、银河证券北京阜成路等。

值得注意的是,今日两大知名游资席位银河证券绍兴营业部、中信证券杭州延安路均上买方席位,背后的深意是啥?

年内股价暴涨近180%,“A股最富院士”身家暴增

由于海外新冠疫情不断蔓延,前期呼吸机“一机难求”,口罩需求引爆聚丙烯行情,相关公司股价大涨。

而昨日中午(4月14日),以岭药业公告,连花清瘟胶囊、颗粒成为首个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的用于新冠肺炎治疗的药品,说明书中除原批准内容外,增加“在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的常规治疗中,可用于轻型、普通型引起的发热、咳嗽、乏力。”

连花清瘟火了,还上了热搜。由此,昨日午后开盘,公司股价迅速涨停。

昨日下午收盘之后,红日药业(300026)也发布公告,公司产品血必净注射液获批用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型、危重型的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或/和多脏器功能衰竭。今日,股价一字涨停。

莲花清瘟胶囊从一开始就为抗疫“而生”。2003年“非典”肆虐,以岭药业创始人吴以岭研发了莲花清瘟胶囊。从2005年至2019年,累计18次被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部门列入治疗流感等呼吸道疾病的诊疗方案。今年新冠疫情开始后,连花清瘟胶囊迅速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列为医学观察期推荐用药。3月25日,钟南山院士特别介绍了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性。他表示,284名病人使用连花清瘟进行治疗的康复率达到了91.5%。

4月15日,以岭药业连续第三个交易日涨停,年内涨幅达177%,市值达到415亿元。以岭药业创始人、被称为“A股最富院士”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吴以岭的身家也随之暴增。胡润2020年2月26日发布的《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吴以岭家族拥有110亿元财富。有媒体报道,以最新股价计算,其个人持有的31.26%股份价值129.64亿元,两子女吴相君、吴瑞合计持股22.95%,价值约95.17亿元,三人手中持股市值已经接近225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3月30日晚间,以岭药业发布一季报业绩预告,一季度净利同比增长50%~60%,将达43255.16万元~46138.84万元。业绩大增的原因是:2020年1季度连花清瘟产品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

高管套现过亿元,一线游资积极炒作

小编发现,随着股价的上涨,以岭药业股东和实控人亲属也借机加快了减持动作。

深交所数据显示:2020年2月份,吴以红减持744万股,套现1.46亿元;吴以岭的另一位亲属吴以成,减持9.3万股,套现186万元;高管王蔚的配偶任跃民减持11.66万股,套现227万元;高管高秀强减持19.31万股,套现329万元。持股5.73%的股东田书彦,在2020年2月26日至2020年3月17日,减持公司股份890万股,套现1.45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减持完毕后,田书彦持股4.99%,不再是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从1月20日以岭药业股价启动以来,多家顶级席位上榜。

1月20日,买三的银河证券北京阜成路营业部买入1482万元,这个营业部疑似银河证券绍兴路的关联席位,当日卖三和卖四均是机构席位,卖出金额均超千万元。

3月23日,中信证券北京远大路营业部买入1891万元。

4月8日这天,买入前5大席位中就有4个是顶级游资席位,分别是华鑫证券湖州劳动路浙北金融中心、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证券营业部、兴业证券陕西分公司、银河证券绍兴证券营业部。

4月13日,华鑫证券湖州劳动路浙北金融中心、兴业证券陕西分公司继续加仓,分别位居买入席位第一和第二,净买入金额分别为6988万元、5120万元。

4月14日,上述两大一线游资开始出货,华鑫证券湖州劳动路浙北金融中心证券营业部位居卖二,净卖出7285万元,兴业证券陕西分公司位居卖五,卖出金额4516万元。

今日,买方5大席位中,银河证券绍兴证券营业部和国泰君安上海江苏路分别位居买入席位第一和第二,净买入金额分别为8013万元、4025万元。众所周知,这两大游资席位在A股知名度非常高,两大知名游资大佬或潜伏于此。

之前,两位知名席位携手的还有2月25日的华天科技,当时买一的银河证券绍兴证券营业部买入1.67亿元,卖出1.37亿元;买五的中信证券杭州延安路买入8384万亿,卖出367万元,该营业部疑似国泰君安上海江苏路的关联营业部。这是当时的领头羊,另一只助攻的中环股份在2月25日也出现了银河证券绍兴营业部的身影,当时其位于买二,买入1.83亿元,卖出280多万元,但是换手率极大。第二天,华天科技和中环股份均见大顶。

在今日的以岭药业龙虎榜上,这种两大知名游资席位联袂上榜的情况又出现了,这意味着什么呢?

另外,小编发现,从去年10月以来,就没有券商对它发表个股研报。而从去年三季报的十大流通股东来看,第十大流通股东是一只指数基金,其余是自然人或公司股东,可见,并非机构重仓股。

另一只热门股红日药业今日虽然没有龙虎榜,但近日也惊现一线游资席位,4月8日,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证券营业部买入2821万元,位居买方席位第一名。